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休闲老君栖居地

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 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儿时过年   

2010-02-07 13:45:54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有一首歌《妈妈的吻》,勾起了我对童年的记忆。“过去的时光难忘怀,难忘怀,再还妈妈一个吻”。母亲虽离我而去,我对她的思念却与日俱增。尤其对童年时候“过年”的情形记忆犹新。

小时候,一直盼望过年,那是因为只有在过年的时候,才能吃上好吃的东西和穿上新衣服。在感觉上,那时的过年才是真正的过年。

一进腊月,小孩们开始盼“过年”,大人们忙“过年”。年是一定要过好的。因为春节是老百姓最看重的节日。在那艰难岁月里,日子是年年难过年年过,一年一年盼过年。

五、六十年代时,老百姓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,家家缺衣少粮。但过年时过得很隆重。那年味浓得化不开。大人小孩个个都欢天喜地。因为过年人们能吃上最好的饭食,穿上最好的衣服。做一件新衣,要等到过年才拿出来穿。过完年便收起来,待来年过年再穿。有人实在没有新衣裳穿,就剃剃头,刮刮脸,也要“新”一回。我母亲总是把能存放的东西留着过年吃

 燃放鞭炮是男孩子们过年时最大的乐趣,花样也最多。把整串的鞭炮“噼噼啪啪”地一连气放完,虽然淋漓畅快,却不过瘾。孩子们多一个一个慢慢燃放,细细咂摸放鞭的乐趣。有的把两个鞭芯子拧在一起,做成二响炮;有的将鞭炮点燃后扔到玻璃瓶子里面,躲得远远的看瓶子怎样被炸得粉碎;有的用细线把鞭拴在搭弓欲射的箭头上,瞄准鸡狗放“响箭”;还有的把鞭芯子拧紧,趁行人不注意悄悄点燃扔到地上,然后若无其事地躲在一边冷眼偷看。待来人走到近前,那鞭刚好“嘣”的一声在脚下炸响,来人被惊得一个激灵正要发火的时候,狡黠的孩子们已在嘻嘻哈哈的笑声中跑远了。

光阴荏苒,一晃五十多年过去了。在吃好、穿好、玩好的今天,在我的心头却萦绕着一个执拗的念头,要回到儿时,重过那满怀期盼,兴奋热烈、美味与欢笑俱在的“新年”,那是用什么去换我都愿意的。想那时,日子虽然清苦,一家人尊老爱幼,和和睦睦,从来不缺少欢乐。

那时候,过了腊月二十三后,就开始扫屋。扫去一年来的灰尘。墙上挂了一年的旧画子摘下来,换上新的。这时,我往往很得意。我从小学习成绩优秀,每年都能得到奖状。大哥在劈木柴,母亲在准备走亲访友时带的馒头、蒸包、年糕等,大家都在忙着……小时候过年的情形在我的记忆里,是永远也抹不掉的风景。苦难的生活经历,锻炼了我们这代人艰苦奋斗、吃苦耐劳的优良风格。全是党的好政策让我们过上了幸福美好的生活。如今日子过得一年比一年好了。

儿时的童年是苦难的,但现在回忆起来,还是充满莫名乐趣,这种夹杂着酸楚的乐趣也许是现在糖水里泡大的孩子们无法体会的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9)| 评论(4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